????柳府大门,两座霸气的石狮子镇压两边,还有门卫在看守。

????“柳大厨,我又给你带来金花了!”

????苏南一脸笑意地把自己手里的二十五株金花交给柳大厨。

????柳大厨也是一脸春风笑意地接了过去,过程中苏南不时做些小动作,让远远的人看着就觉得他和柳大厨之间的关系不凡。

????“这……那个柳大厨居然真的是只收他的金花?”

????远远看着的人自然是众多玩家,他们此时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一脸震惊。

????黄金莲也是恍惚失神,怎么也想不明白,苏南是怎么跟柳大厨扯上的关系,毕竟他们才来这里三天,小镇上的人还对他们那么冷漠,根本不肯搭理的。

????看着苏南拿着银子回来,一个大大的钱袋,里面装着的都是雪白的银子。

????黄金莲有心上去询问苏南,他是怎么跟柳大厨扯上关系的,但是冷静一想就知道她即使问了也不可能有结果。

????她深知,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人,他之所以会把金花的消息说出来,纯粹是想让他们这些人为自己打工!

????没错!

????她堂堂一个基地小队长,手底下几十号人,居然要在这里给一个小年轻打工!

????想到这里,她又看向那个陈大宝,此时正笑得像个猪头一样,跟她差不多的年纪,居然甘心做一个年轻人的手下,还叫别人“苏大哥”!

????“没出息!”她暗地里吐槽一句。

????苏南拿着钱袋回来,随手抛给陈大宝。

????“大宝,你分一下钱,就按刚刚我跟你说的比例分,我的钱今晚你再给我。”

????“好嘞,苏大哥!”

????手里提着钱袋,感觉着那沉甸甸的重量,再伸手进去一摸,冰凉,顺滑,那是比昨天的铜钱还要美好的手感!

????有钱的感觉!

????太美妙了!

????陈大宝胖脸上带着兴奋的潮红,把众人叫过来分钱。

????黄金莲没有第一时间挤到陈大宝身边分钱,而是走到了苏南面前,露出一个讨好的媚笑:“还要多谢苏大哥帮忙了,不然我们这些金花可就白采了!”

????苏南忽然觉得有点反胃,中年妇女的媚笑,那皱纹……

????大妈,您这是要闹哪样啊!

????别,不值得!

????连忙点点头当作回应了,苏南是一句话都不想说。

????看着苏南极速离开,生怕撞到鬼的背影,黄金莲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人老珠黄是她的错吗?

????看着前天刚刚收下的刘萤,也是自己手下唯一一个女孩子,黄大妈决定好好培养这孩子。

????苏南从柳府门口离开,转角就去了官府,在那里他见到了对他已经达到“友善”好感度的温酒,酒大捕头,一位中级npc。

????“你是说你知道一条血丹教的线索?”

????温大捕头看在对苏南印象颇好的面上,才肯见他。

????但是没有想到苏南直接给他带来了一条大鱼。

????血丹教,在扶柳镇周围,乃至更大的清风城地界内,都是一个有名的势力。

????这个教派属邪教,往日最好人血,传言里面每个人都是实力强大的武者,而且每个都是吸血恶魔,一天不吸血就浑身难受。

????血丹教最猖獗的时候,百姓每个月能够在河里河边发现一些干瘪发白的尸体,经过解剖发现,每一具尸体的血液都被吸干了!

????这样的恶行,惹怒了清风城里的一位云海大高手,出手把血丹教打得落花流水,已经好几年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了。

????温大捕头没想到,他居然能够在几天前才迁到镇子的难民嘴里听到血丹教的消息。

????“这个消息当真?”

????“当真!”

????苏南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接下来要说的这个消息源自前世,虽然也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但是没有九成的把握,他也有八成的把握。

????什么?

????碰上那两成假把握怎么办?

????凉拌!

????他苏南听到一些可疑消息就过来汇报官府,明明就是一个良好市民!

????就算消息有误,又怎么能够因为这一点误会就打击一位良好市民参与建设和谐公正社会的积极性呢?

????温大捕头拿他没办法!

????正是因为这点,苏南毫不犹豫地把前世一个道听途说的消息说了出来:

????“我昨晚在一个小巷子里面听到有两个人在小声说话,他们嘴里不时冒出‘血丹圣教’这样的词,所以我想他们肯定是血丹邪教的余孽!”

????温大捕头露出思考的神色:“晚上?那就是说镇子上面有血丹教徒存在?”

????“那你听到的两个声音有没有什么特色?”

????苏南说道:“听不出什么特色来,我只是远远地听到两个人在说话……”

????温大捕头有点失望,但是此时苏南话锋一转:“但是……”

????“但是?”

????“我之后跟踪了其中一个人,一直跟到他回家!”

????“什么?”温大捕头惊喜,“那个人的家在哪里?快说!”

????苏南嘿嘿一笑,并没有马上说出来。

????温大捕头冷静下来,知道苏南是在跟他谈条件。

????“你想要什么?银子?还是其他的东西?只要我能给的,我都给你!”

????温大捕头想要揽下这个功劳,血丹教作恶多端,一旦他抓到了其中余孽,那就是大功一件。

????苏南摇摇头,“我不是想跟捕头要银子,我只是想在捕头行动的时候跟在捕头身边。”

????温大捕头听了,脸色几番变化,古怪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初到小镇又没有生计,就想成为一名捕快,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跟着温捕头,观察一下捕快是怎么行动的,适不适合我。”

????苏南把理由说出。

????“扶柳镇不缺捕快。”温大捕头摇头,算是拒绝了。

????“我只想近距离观察一下……”苏南说道。

????温大捕头犹豫了片刻,“事先说好,我只有这次任务会带着你,同时也不保证你能够成为捕快!”

????“没问题!”

????苏南脸上笑开了花,他才不想当什么捕快,他只是想找个理由参加这次行动而已。

????他贴着温大捕头的耳朵说了几句话,温大捕头点了几下头表示明白。

????“对了,温捕头,我那同乡怎么了?”

????苏南询问起方舟的事情。

????“他在刚开始审讯的时候还不肯承认罪行,直到吃了几顿鞭子才老老实实认下来,不过还是有一颗开灵石收不回来,马掌柜很不高兴。”

????“那他现在还活着吧?”

????“当然!看在马掌柜的份上,他罪是没少受,但是看在你的份上,他活得好好的。”

????“那我就放心了。”

????苏南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